Koot
自我完善中~
回主页

日常

日常琐事

Status
2019-11-26
——  我在十八日早晨,才知道上午有群众向执政府请愿的事;下午便得到噩耗,说卫队居然开枪,死伤至数百人,而刘和珍君即在遇害者之列。但我对于这些传说,竟至于颇为怀疑。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,来推测中国人的,然而我还不料,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。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刘和珍君,更何至于无端在府门前喋血呢?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,作证的便是她自己的尸骸。还有一具,是杨德群君的。而且又证明著这不但是杀害,简直是虐杀,因为身体上还有棍棒的伤痕。 但段政府就有令,说她们是“暴徒”! 但接着就有流言,说她们是受人利用的。 惨象,已使我目不忍视了;流言,尤使我耳不忍闻。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?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。沉默呵,沉默呵!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灭亡。   ——《纪念刘和珍君》(1926)   https://t.me/NeverForgetNews/1979
Status
2019-10-15
「你觉得被强奸的女子很可怜,那你怎么不跟她结婚啊?」 「你反对把没有自理能力的人,比如老人、残疾人都杀掉,那你怎么不养他们啊?」 –这种问题的荒谬显而易见。 那另一种问题呢? 「你既然不仇恨他们,你既然站在他们那边,那你怎么不捐钱啊?」 「你怎么不把难民领到你家里去住?」 –金钱羞辱的另一种用法。仿佛必须当着他们的面掏钱才能证明“善良”。是不是也很荒谬? 这种荒谬在吞噬最普通的善意。     –转自公众号@AnA旅行者沙龙
Status
2019-08-15
致未来或过去,致那个思想自由,人人与众不同,但毫不孤独的时代—致真理尚存,事实不被抹杀的时代; 从一个一成不变的时代,从一个孤独的时代,从一个老大哥的时代,从一个双重思想的时代—致礼! —《1984》
标签云
按日期归档
Komm, süsser Tod (甘き死よ、来たれ)–音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