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oot
自我完善中~
回主页
我们或许正在经历一个最坏的时代

#写在开头

最近因为疫情的问题以及铺天盖地的宣传攻势,国内舆论趋势更加扭曲了,如果不掌握一定的信息获取/筛选能力的话很容易被影响,加上经济衰退,失业率上升等问题,少数人的生存空间似乎越来越少

做外贸行业的人今年应该深有感触,客户的订单越来越少,工厂也开始放假了,某些厂甚至开始裁员,在这种内忧外患的双重打击下,国内的生活将会越来越紧促,这还真是印证了某些人说的:

「2019年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,同时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」

#大致的时间线

  • (对于国内阅览者,下文中出现的链接均需翻墙访问)

时间回到今年一月份,当时国内疫情还没那么严重,CCAV还在忙着为「吹哨人」辟谣,当时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

CCTV: 8名散布谣言者被查处(2020年1月2日)(视频)

—中国数字时代

来到了二月,国内正式承认武肺疫情爆发,继而就是各种封关,封城,封村,商场关门,公司休息,所有人都被迫呆在家里,一些本没有多少储蓄的人非常难熬,我那时候回国也差点受影响,直到现在也还没完全解除

随后则是李文亮病逝的消息,微博越来越多人发出 #我要言论自由 的话题讨论,但效果不大(想也知道),最终这件事只沦为大多数人茶余饭后的一个消遣话题罢了,官方试图给李文亮的「正名」也是草草了之

公開信中寫道,「堵住李文亮的嘴,放開病毒肆虐的路,中國乃至世界為中國人喪失言論自由買單……惟有改變,才可望終結人禍

惟有改變,才是對李文亮醫生最好的紀念。否則,所有的悲憤,所有的淚水,終不免淪為泡沫。」

—来源: BBC新闻

与此同时,二月底随着疫情全面向世界蔓延,国内又出现了另一种言论「病毒不一定发源于中国」,于是乎阴谋论说甚嚣尘上,有人说病毒来源于日本,也有人说是美国散播的病毒

他(鐘南山)又提到,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,但病毒不一定發源於中國

来源: RTHK新闻

事到如今,在国内疫情稍稍缓和的现在,大多数人真的有发生什么「改变」吗?是有改变的吧,网军对作家方方的口诛笔伐,甚至把她打成了「亲美分子」,「他们」变得无法容忍少数人

(方方)儘管今天是最後一篇,但並不是意味著以後我什麼都不寫。

我的微博仍然是我的平台,我依然會像以前一樣,在微博上表達我的觀點。而敦促追責的事,我也不會放棄。

很多人在留言中表示,官方不可能追責,這件事看不到希望。官方最終是否追責,我也不知道。

但是,無論官方怎樣想,作為被封在家兩個多月的武漢市民,作為親歷親見了武漢悲慘時日的見證人,我們有責任有義務為那些枉死者討公道。

来源: 纽约时报

那言论自由呢?政府有放宽质疑这次疫情处理方式的人评论的空间吗,我想大概是没有的,不仅如此,网军们还把不久前的事情丢在了脑后,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

在国外,有一个名词叫「透明度革命」,指的是通过揭露政要的真相,向人们警示公权力机关的扩张,同时监督政府,防止滥权,譬如著名的斯诺登事件(有兴趣的话可以自己网上Google);从以上定义来看,微博网军似乎在做着完全相反的事情,他们的所作所为无疑是让这个利维坦愈发强大,肆无忌惮了

他们可以随意绕避正义的法律并用邪恶的法律将你治罪,这就是问题所在。

来源: Iyouport

#写在结尾

假设这次疫情能够平稳结束,那些整天叫嚣着「美帝亡我之心不死」「香港废青」的人到底能从这次事件记住什么,学到什么,鸡血总会有打完的一天,回归正常生活后,难道又要再次陷入一无所知的状态吗?

或许他们只是在随着当前的舆论起舞罢了,或许他们就像美剧 《西部世界》 里的「人」一样,只是过着控制这场游戏的人给自己编排好的剧本,又或者像游戏 《底特律.变人》 里「异常」前的仿生人一样,单纯地在执行别人的命令吧;这些人有没有想过,如果你是李文亮,如果你是方方,你能怎么办,你将会做什么?

我们或许正在经历一个最坏的时代,无人能幸免,无人能置身事外,「它」将毫不留情地吞噬每一个人

<完>

Leave a Reply

textsms
account_circle
email

回主页

我们或许正在经历一个最坏的时代
最近因为疫情的问题以及铺天盖地的宣传攻势,国内舆论趋势更加扭曲了,如果不掌握一定的信息获取/筛选能力的话很容易被影响,加上经济衰退,失业率上升等问题,少数人的生存空间似乎越来越少...
Scan QR code to continue reading
2020-05-02